首页 >新闻中心 > 媒体宣传

经历过那么多之后 愿望变得简单了

作者: 宣传统战部  阅读次数: 138 发布时间: 2021-04-05

    本报记者 陈馨懿 通讯员 吴玲珑

    【前情回放】
  “等把病人都安置妥当后,已是今天凌晨。虽然我们还不能完整地叫出小伙伴们的名字,虽然我们都看不清彼此脸上的表情,但我们能读懂彼此疲惫的脚步,读懂彼此坚定的目光,读懂彼此内心深处的踏实。”
  2020年3月18日,钱江晚报官微发布推文《英雄归来!驰援武汉的首批浙江医疗队即将返程,明天下午到杭州》,回顾了医疗队员援鄂期间手记。以上为浙江医院ICU护士叶蕾2月5日日记中的一段。她所在的浙江第二批援鄂医疗队,于1月28日抵达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。
  2020年3月4日,因为抗疫期间表现突出,叶蕾被授予“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”称号。
  2021年3月26日,叶蕾和队友们重返武汉。
  一年过去,她显得轻松了许多,挂着元气满满的笑容,吃什么特产都直呼“太好吃了”,说着自己比那时要胖了。
  回顾援鄂的52天,叶蕾公开感叹最多的就是:“我‘叶一针’的名声差点要毁了!”她曾经拿过浙江医院护理技能大赛第一名,过去在普通病房时,因为总能一针成功而备受爷爷奶奶们喜欢。
  去年在武汉,最艰难的日子需要每位重症护士值班六个小时。就是这六个小时,水雾积聚在护目镜上,越往后越是只能勉强看清轮廓,要打准一针更需要耐心了。
  她同时担当重症组副护士长,现在开玩笑说是“过了把瘾”,其实当时她还焦虑地请教前辈:“我才工作了十一年,能不能行?”
  和她同样来自浙江医院的95后护士章陆烨,也与她一起来到武汉驰援。出发前,好几位领导找到叶蕾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交代:“你可要把我们小姑娘平安带回来啊!”
  于是,章陆烨从普通病房组被调到了重症组,就在叶蕾眼皮底下。“以前不认识她,但她让人觉得很亲切。”章陆烨回忆。
  但即便是这次重返武汉,叶蕾的紧张也没有消除。车刚要开, 她赶紧喊停:“等一下!我们家95后是不是还没上车?”
  “去年其实压力很大,至少要让我们组的人都平平安安回家。”开朗的叶蕾突然幽幽说道。
  章陆烨记得,这位亲切的老师,在病房里尤其严谨。在同一个组里,总是叮嘱章陆烨每次操作都要细心。
  变成熟了。这是同事对援鄂后叶蕾的评价。
  是“定海神针”了。这是“叶一针”之后,叶蕾获得的新昵称。
  “老了,从武汉回来后,熬夜会累了。”过去了一年,高强度的工作依然留着印记,现在值夜班就有些吃力:“还是要再坚持下去啊。”
  “再坚持一下”,这句话叶蕾从大学就开始对自己说了。她小时候经常生病,那时便想着要从医。高考结束,她想去外地读医科大学,被家人劝说留在本地当老师,于是报了师范大学的数学系。但是大二下学期,她还是瞒着家人转了护理专业,用一年半的时间修完三年的课程。
  契机是公交车上的招聘广告,写着“人一辈子有一半时间在工作,像谈恋爱一样,找份喜欢的工作吧”。
  “累,是肯定的。不过你问我后不后悔从医,我真心地说,不后悔。”
  要说改变,最大的变化还是,她又回到了刚刚树立从医梦想的小时候,心愿变得很简单:“在武汉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关头,如今我唯一的愿望,就是身体健康,能长久地好好工作下去。”
    《钱江晚报》 2021年4月5日 07版 健康读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