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新闻中心 > 媒体宣传

不该服用激素药物的 把自己吃到身形佝偻 该用激素控制病情的 坚决抗拒以至于进了ICU 医生:激素使用需规范 不能乱吃和

作者: 宣传统战部  阅读次数: 635 发布时间: 2021-01-27

把自己吃到身形佝偻

该用激素控制病情的 坚决抗拒以至于进了ICU

商报讯 (记者 陈敏娜 通讯员 王婷) 这段时间气温时高时低,浙江医院风湿免疫科的门诊也有些忙碌。

“秋冬时节风湿免疫病的发作会明显增加,特别是寒冷和潮湿的环境下。不过从中也发现,好多病人治疗并不规范、不积极。”该科副主任郝桂锋说,最近收治了好几例典型病人,都表示要不是天冷了疼得不得了,可能还要再拖一拖。

他介绍,近年来风湿免疫病患者在增加,但在治疗上,很多人要么未找到专科治疗,误诊误治,要么抗拒正规治疗,寻找“偏方”、“妙方”,以至于病情得不到控制或恶化。其实,即使被确诊也不要害怕,虽然到目前为止大部分风湿免疫病临床不能彻底根治,但经正规治疗,大多数病情都能得到有效控制。

乱吃激素药物后 女子身形佝偻,双手呈爪形

第一次看到小安(化名)时,郝桂锋很是惊讶。“26岁的姑娘身形佝偻,全身关节僵硬、制动,没法站立也坐不住,基本上瘫在轮椅上被推进来的。”

小安是北方人,如今身高1米2,体重仅70斤,X光片下其骨骼极细,手指已变形,仿若鸡爪。其他检查报告还提示,她有严重的骨质疏松,心肺功能极差。

郝桂锋询问病史得知,早在五六年前,小安因为关节肿胀疼痛而就医,跑过不少科室,独独漏了“风湿免疫科”。因始终治不好病,她离家南下求医,才知道自己得了类风湿关节炎(类风关)。

这是一种最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疾病,目前临床上无法根治,但能控制,不让病情进一步加重。

治不好断不了根,发作时疼痛难忍,小安在苦无治疗办法时,意外得到了一位“江湖郎中”的帮助,日常服药全靠这位“郎中”邮寄。一旦病情发作疼痛时,这些药能够迅速镇痛,减缓痛苦,渐渐地,小安已无法离开他的药。去年年末气温骤降,她的病情发作加重,遂经人介绍,找到了浙江医院风湿免疫科就诊。

面对这样一位患者,郝桂锋很是惋惜。“她的药物中可能含有大量激素,而一般来说类风关引起的关节疼痛治疗是不需要使用激素的,除非在病情严重时需要一定量激素来控制病情。如果一开始她能得到专业的治疗,可能很多苦不用吃,全身关节也不至于破坏这么重。”

他坦言,类风关是种致残率较高的疾病,虽不能根治,但只要规范治疗,可以达到临床缓解,以保护关节功能,防止关节破坏,最大限度地提高患者生活质量。

身患红斑狼疮却抗拒激素治疗

病情反复一度住进ICU

郝桂锋说,系统性免疫疾病,往往激素是常用治疗方法,但其实不同病情,激素的使用方法是不同的。像类风关引起的关节疼痛大多不需要使用激素,红斑狼疮引起的系统性病变则往往需要使用激素治疗。然而很多病人一听到激素,立马摇头拒绝服用。

20多岁的小刘(化名)经常无缘无故发烧,还觉得全身乏力、肌肉酸痛,脸上开始出现红斑,后去当地医院就诊,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。医生开出了激素等药物。

一听激素,小刘大为抗拒:“激素会依赖成瘾的,我不吃!”任性如她坚决拒绝服用激素,转而来到浙江医院风湿免疫科求诊。

郝桂锋接诊后,细细跟她分析病情也讲述了激素药物的必要性,她才肯服药,但也是勉强接受,一旦稍有好转立即擅自减药。以至于这两年时间里,郝桂锋时常见到小刘顶着高烧来复诊。

结果最近一次见面,竟然是在医院的ICU里。“当时她发烧已经接近40℃,人都快失去意识了,我才知道她又停了半年药。”

郝桂锋说,对于激素,抛开病情谈毒副作用都是不科学的。专业医生指导下正规合理使用激素,对于疾病的治疗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出现以下部分症状时

请及时就医风湿免疫科

风湿免疫病学在国际上已有上百年的发展历史,但在我国内科学中却是较为年轻的一个专业学科。由于风湿免疫病是一个大类,主要包括类风湿关节炎、强直性脊柱炎、系统性红斑狼疮干燥综合征等,可累及多脏器、多系统。这也导致了很多患者在出现风湿病病状表现后,辗转多个学科却未想到要去风湿免疫科就诊。

郝桂锋就接诊过一位50多岁的类风关女性患者,出现关节疼痛已有20多年。等到关节畸形、肿痛到拿不住筷子了才去上海就诊。而上海的专家告诉她,她得了类风关,在浙江就能很好地治疗和控制病情,不必舍近求远。

郝桂锋说,目前对于风湿病的发病机制尚不明确,发病人群各有侧重。比如类风关、系统性红斑狼疮、干燥综合征等多见于女性,而强直性脊柱炎、痛风则多见于男性。

他强调,普通人群,如果早晨起床时关节僵硬,持续时间大于1小时;一年内反复不明原因口腔溃疡;出现口干、眼干、年轻时即有掉牙齿表现;小便泡沫持久不散;反复地发热;颜面部出现红斑;手指出现雷诺现象(即天冷时手指冰冷发紫甚至发白),若有以上部分症状出现,建议首先到风湿免疫科就诊。一旦确诊病情后要遵医嘱,按时按规定服药,切不可擅自停药或减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