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新闻中心 > 媒体宣传

“出征”这件事瞒了妈妈将近一个月 回家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

作者: 宣传统战部  阅读次数: 449 发布时间: 2020-03-25

新蓝网-中国蓝新闻客户端3月24日讯(中国蓝融媒体中心 新蓝网记者 金舒尔 通讯员 王婷)“武汉的日出是希望,安吉的日出是踏实。”今天(24日)是叶蕾在安吉集中隔离休养的第5天,作为浙江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员、浙江医院ICU护士,这几天她终于可以放慢脚步,好好整理一下过去将近两个月的生活。

“这两天所有队员都是在调整作息,我每天都会抽点时间去跳跳舞,锻炼一下,可以帮助睡眠。”叶蕾告诉记者,在武汉的时候因为人员紧张、排班密集,很多队员通宵夜班之后就没办法正常入睡。“但是这几天已经好多了,有时间可以放松一下,心情舒畅,队里的‘95后’妹妹还帮我编了小辫子。”

率性又阳光的她

进了ICU,就是战士

1月28日,叶蕾和队友们从杭州出发,抵达武汉后的日子忙得“昏天暗地”,仿佛一切都按下了“加速键”,如何与死神抢时间成为大家这一个多月来最重要的事。没有了日期的概念,只有白班、夜班、休息,在继续白班、夜班的轮回。

“刚到武汉的那天,整个机场就看到我们一个航班。”叶蕾坦言:“说不害怕是假的,面对前方未知的危险,所有队员都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”

1988年出生的叶蕾是重症组的护理副组长,刚到武汉的时候,防护物资不够用,节约防护物资的方法就是把每次穿上防护服后的工作时间拉长,原来4个小时一班,变成了6个小时一班。叶蕾举了个例子,如果是早上9点到下午3点的班,她需要在6点30左右起床,不敢吃稀饭,也不敢喝牛奶喝水,7点半出发赶到医院开始各种准备工作。她们都会在里面穿上安心裤,然后严格按照防护要求穿上防护服、口罩、护目镜等,这一套穿上之后,是整整6个小时。

“有时候护目镜很容易就沾上水雾,到后面,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,非常妨碍视线。”可是,就在这种情况下,该给患者扎针还是得扎针,该给患者翻身,还是得翻身,曾获全院护理技能大赛第一名的叶蕾戏谑:“我‘叶一针’的名声怕是要毁了。”

这六个小时,再闷气,口罩也不能去移动,生怕脱落,造成职业暴露,“就闷着吧,安全第一。”不吃不喝高强度的工作六个小时,几近虚脱。从隔离区走出,回宾馆,就好像一次漫长而又精疲力尽的旅行,有一次下班回到酒店,她吐到排山倒海,明明已经近十个小时没有吃任何东西了。

有一次,为了让患者的氧饱和度提高,普遍需要采取俯卧位通气,“有个患者180斤,我们几个人穿着防护服搬动他都非常困难,一移动就一身汗。”可是看着来之不易的90%以上的氧饱和度,叶蕾她们感觉一切都那么值得。

“我是一名党员,是一名‘重症人’,在武汉人民生命受到病毒威胁时,应该坚定果敢的站出来,国家需要我,我就应该挺身而出,没有理由,我的优势就是我的临床经验,我想发挥我的专业特长,让更多的患者重获新生,这就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谈及病房里的情景,叶蕾这样说。

为了给帮患者固定呼吸机管路,常常就地取材把一次性手套吹鼓起来,用来固定各种管子。就连这样的手套上,护士们还抽空画上了简笔的黄鹤楼,写上了武汉加油、去武大看樱花……病房里的这一切,都帮着患者一起跟病毒厮杀。

每天一句“平安”,是朋友圈最有分量的文字

在武汉的近两个月里,每天无论忙到多晚,叶蕾都会在微信朋友圈发“平安”两个字, “我们科室的龚主任每天都在等着我的这条朋友圈,有几次发晚了,主任就发微信来询问情况了。”叶蕾笑着说,严厉的主任也有感性的一面。

这段时间,是叶蕾离开孩子最久的一次,叶蕾说孩子还小,不懂,可是儿子却在用自己的方式来给妈妈加油。一一(儿子小名)喜欢画画,最近这段时间,所有的画中,只出现一种车,那就是救护车,而别的小朋友总是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,警车、小轿车,挖掘机……一应俱全。一一画中的救护车,原本该是白色和红色的,却变成了五颜六色,画面中有很多蝴蝶,救护车旁惟一的那个人,是他最心爱最漂亮最可爱的妈妈!一一说,下雨天,蝴蝶们送妈妈坐救护车去救人,可能,在他心里,妈妈就是那个五颜六色的白衣战士,他在心里默默期待着妈妈早日回来。

1月28日,叶蕾出发去武汉的那一天,正是爸爸去世一周年的日子,叶蕾是家里的独生女,妈妈一人在老家。“她肯定会说支持我去武汉,但是她也会担心得晚上睡不着觉,我想还是不被她知道的好,所以,我一直没告诉她我在武汉,我还是正常给她打电话,聊聊家常,只是不敢视频,一视频就露馅了!”

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叶蕾整夜没有睡,挨个发微信告知自己的亲友,拜托他们帮忙照顾母亲。直到2月24日,整整28天后,妈妈董跃雪在报纸上看到女儿去支援武汉的报道。“妈,对不起,以后我一定任何事都不瞒着你!我一定平安回家。”视频那头的叶蕾红了眼眶,硬是没让眼泪流下来。

“在安吉的集中隔离一转眼就会过去,我们这组正好能赶在清明节前解禁,准备先回趟老家,去看看爸爸,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。”叶蕾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