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新闻中心 > 媒体宣传

前线入党半个月,这位浙江医生说:为武汉流下的每一滴汗水,都值得

作者: 宣传统战部  阅读次数: 1377 发布时间: 2020-03-03

2月4日,他郑重提交了入党申请书;2月14日,得到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党委批准,他成为光荣的共产党预备党员。

“从今往后,我会更加努力地学习和工作,时刻以党的思想规范自己的行为,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,服从党组织领导,团结队友,加倍努力参与到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中去,挽救更多的病患,帮助更多的需要帮助的新冠患者,为‘新冠肺炎战役’最后的胜利尽我所有的力量。

这是浙江医院ICU(一)副主任医师胡伟航半个月前成为预备党员时的庄严承诺。作为浙江省第一批支援武汉的医疗队队员,他曾经这样说:我要尽自己最大能力实现“重症人”的价值,采用超常规的方法,让武汉的新冠重症患者吸进每一丝氧气。

“为武汉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值得”

2月8日晚上10点,看着屏幕里可爱的女儿和熟悉的老婆的脸、桌上冒着热气的汤圆,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支援的胡伟航这才知道那天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,中国人团圆的节日,“千里之外”的他眼眶悄悄地湿润了。

突然急促的电话铃响起,胡伟航快速接起,那名熟悉的护士声音立马传了过来(透过厚厚口罩,特有混重的声调,夹杂快速的喘气声):“43床,烦躁,心跳140,呼吸55,氧饱和度60%”。10秒钟不到,后面就是电话的嘟嘟声。下意识蹦起冲向电梯旁的“准备室”,耳边飘过老婆的声音“老胡,你先……”。

前所未有的5分钟,穿好防护服、鞋套、隔离衣、防护镜、一次性外科口罩,眼角瞥了镜子里脸部没漏一寸皮肤,穿过2道隔离门,快速来到43床门口。口罩里的空气明显不够用,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但更明显传进耳朵的是“呼呼”的喘气声。推开房门,来到床边,患者坐在床上(护士从背后扶着),一只手扶着highflow的吸氧管,一只手立马抓住了胡伟航的手,“我……我……气……喘……不……过来”。

胡伟航握紧患者手的同时,快速查看了highflow参数:“流速50L/min,氧浓度90%”,可是面板显示“氧浓度60%”。氧压不够,他跟护士说了声:“麻烦推个钢瓶进来”。柔弱的身子转眼就搞定了氧气钢瓶,掏出储氧面罩,连上氧气管,紧紧扣在患者鼻部。叮嘱患者加深呼吸、放慢频率。患者自己扶住面罩,试着深深吸入一大口。“甘甜”氧气给了病人很大的能量,深吸气,逐步放慢节奏。

胡伟航和护士紧盯着监护仪,看着氧饱和度艰难一点一点往上爬。过了漫长的大约10分钟,氧饱和度到了80%,魔障似的就不升了。护士挨个换手指监测氧饱和度,没有变化;开足highflow和氧气钢瓶马力,依然80%。

胡伟航望着窗外依稀能看到的“圆月”,理了一下思路,没有无创呼吸机,没有插管和有创呼吸机,剩下只有俯卧位了(常规“白肺”患者呼吸机辅助,氧饱和度仍达不到理想范围,采取的一种治疗手段)。简洁交代了注意事项,患者配合的趴了过来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患者的氧饱和度再次渐渐上升,心电监护总算显示90%,心跳120次/分。胡伟航这才感受到手术衣已经悄然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看着同事给他拍的“湿身照”,回想过去,胡伟航心想:“为武汉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值得。”

汗湿了手术衣的胡伟航 浙江医院供图

是什么信仰推着我们争当“逆行者”?

2月14日,除了结婚那年送过老婆一束玫瑰花,胡伟航再也没送过花。

一早进清洁区,看见医护人员正在拍照留念。原先沉闷的病房氛围一下子火热起来。胡伟航的血液也沸腾了,拿出手机发了微信:“老婆,我爱你!”

收起澎湃的心情,认真听完交班,当天有9个患者需要采咽拭子。胡伟航赶紧跟一旁的同事说:“今天您过节,我来采咽拭子”。他拿着名单进到电梯边的准备室,穿好防护装备。

采咽拭子,患者需要张大嘴巴,采集者需要靠近患者(距离患者大约20cm),看清咽后壁或悬雍垂,方能取到合格的标本,提高新冠核酸检测的阳性率,因此受传染的风险明显增加,防护装置就需要升级加用防护面屏。同事认真给他写上:“浙江医院,胡伟航”,拍拍肩膀:“兄弟,加油”。

穿过2道隔离门,进入隔离区。经过半个月的训练,胡伟航已经很熟悉1:2000浓度的含氯消毒液的味道。认真核对患者信息和试管编号。4床患者60多岁,很配合完成了采样前准备,张开了嘴巴,胡伟航左手拧开试管,右手取出拭子棒,靠近患者,顺利取到了样本,结果一看试剂棒上有异物,凑近一看,食物残渣,原来患者刚吃完著名“武汉热干面”,之前的努力白瞎了,漱口重新来一次。不过看着患者食欲好转,胡伟航打心底开心。“谢谢浙江医生,你们来了,我们才有希望。谢谢”。朴实无华的言语咋这么煽情,胡伟航护目镜的雾气貌似加重了。

作为浙江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一员,胡伟航在前线亲身经历了这场疫情。短时间内,全国派出了3.2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武汉,其中有1.1万重症专业医务人员,接近全国重症医务人员资源的10%。制定“应收尽收,轻症进方舱,重症进定点医院“的正确医疗方针。武汉新增病人数、死亡率快速回落,短期实现了病床、医生等病人。胡伟航不禁扪心自问:是什么信仰推着我们争当“逆行者”?

在疫区工作期间,他发现共产党员永远冲在第一线,争着进隔离区查看患者、采咽拭子、管理和护理重症患者、留置深静脉、胸外按压和气管插管、运行血滤机器和ECMO;回到清洁区,争着开医嘱、整理病历、收新病人、打电话安慰家属、统计量表;回到酒店,争着安慰紧张的同事,搬运物资,联系后方照顾家人;同事生病时,争着顶班;同事隔离时,争着提供相关物品;病人治疗效果不佳时,争着查阅文献、联系后方、开展MDT等,到处都有共产党员的身影。

2月4日,胡伟航郑重提交了入党申请书;2月14日,得到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党委批准,他成为光荣的共产党预备党员——这是胡伟航寻找到的“逆行者”答案,也是我们敬佩“逆行者”们的理由。

天目新闻 记者 尉洁婷 通讯员 郭俊 吴婧 王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