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新闻中心 > 媒体宣传

医护人员35天与死神博弈 终于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

作者: 宣传中心  阅读次数: 1415 发布时间: 2018-09-06

    时报记者 潘洁 通讯员 王婷 吴婧
    这个夏天,对于32岁的刘先生来说,可谓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考验:严重的电击伤让他血肉模糊、生命垂危,所幸在医护人员的救治和护理下最后成功脱离了危险。

 

  遭遇电击 送医时已无生命意识
  7月9日,刘先生像往常一样在杭州西湖区三墩附近的工地施工。突然,他被电击中,瞬间从3米高的地方跌落下来。
  当即,刘先生被紧急送到浙江医院三墩院区,到医院后又马上从急诊转入重症医学科(简称ICU)。
  躺在ICU病床上的刘先生没有意识。医生分析,电流从他右手的虎口处进入,经头部、背部,从下肢穿出。他右手掌的虎口处焦黑一片,整个背部表皮全部脱落,手臂、大腿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,右手手臂僵硬坏死,头部血肉模糊。真是触目惊心!
  电击伤的特点是身体内部受伤更严重。刘先生的血管、肌肉、内脏的损伤严重程度,更令人无法想象——多脏器功能损伤,包括肾、心、肺、肝、肌肉、凝血等,肋骨骨折,多处软组织挫伤。
  科教部主任、主任医师蔡国龙说:“这么严重的电击伤,非常少见,患者进入ICU处于休克状态,命悬一线,需要攻克休克关、脑复苏、创伤后急性肾功能衰竭等一系列难题。”
  刘先生还救得回来吗?ICU医护人员暗暗下决心:生命宝贵,只要有一线希望,就要拼尽全力救死扶伤,更何况,还是如此年轻的一条生命。

 

  时刻与死神博弈 每次手术都非常凶险
  ICU医生紧急评估了刘先生的状况,在医护部门的牵头组织下,立即召开了多学科团队会诊,包括骨科、整形外科、神经外科、麻醉科的医生,以期给患者最有效的治疗。
  从7月9日刘先生入院开始,医护人员时刻与死神在博弈。
  电流经过右臂,血管里流着血液比其他的身体组织更容易导电。医护人员发现,刘先生整个手臂都是僵硬的,皮肤上都是张力性水疱,手掌皮肤呈典型的电击后惨白色。
  刘先生入院第二天,骨科、整形外科医生为他进行了第一次手臂手术,以减少手臂的张力。切开组织后看到,手臂肌肉损伤严重,连骨头附近都烧焦了。
  好不容易保住了刘先生的手臂。然而,大家又面临更大的挑战。
  入院10天左右,刘先生面临感染关。细菌入血,开始出现血行感染,若不及时控制,生命将无法挽回。
  ICU团队一方面加强对刘先生的抗感染治疗,另一方面每天给他及时清理创口换药。
  7月18日,刚刚恢复意识的刘先生进行了第一次清创:背部、左下肢烧创面切痂术。
  刘先生的凝血功能不好,每一次手术都非常凶险。7月20日,第二次大面积深层清创。打开创口,整个ICU团队都极为震惊,纷纷感叹“凶险万分,从来没遇到过需要如此大量输血的患者”。那天,刘先生术中和术后的出血渗液总量达到10000毫升以上!
  所幸,医护人员一直守护在侧,给刘先生进行补液、补血、加强抗感染治疗、维持血压平稳。这次手术,刘先生创口中大量的腐肉被清除。

 

  35天ICU加强治疗 他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
  刚闯过了一关,稍稍平稳,下一关又在前头等着。
  惊心动魄的清创手术后的第5天,刘先生肾脏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,但严重的肺部感染、急性呼吸窘迫合并心衰、全身感染接踵而来。同时,创口出血渗液还在继续,每天都有3000~5000毫升渗液。
  又是5天不眠不休的治疗和照顾后,刘先生小便开始多了起来,这表明他的肾功能恢复得不错,感染指标也趋于正常。
  终于,刘先生能脱离呼吸机了。
  这之后,医护人员又为他进行了两次小面积清创。在最后一次清创时,医护人员欣喜地发现,刘先生创口部位有肉芽长出。这说明刘先生已经在慢慢恢复了。
  8月13日,经过35天ICU的加强治疗,医护人员终于把刘先生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。
  看着患者慢慢好转,脱离了死亡线,一直陪伴他的任奇、万志国、段鑫霏等医护人员都非常激动:“我们没有放弃,患者也没有放弃,整个团队迎难而上,最终得到了我们想要的结果。”
  目前,刘先生已经转出ICU,在烧伤专科进行后续治疗,并进行相应的康复训练。
  “刘先生转出ICU的时候,神志清楚,语言功能恢复,心、肺、脑、肾没有大的后遗症,这于我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。”蔡国龙说。

    《青年时报》 9月5日 8版 健康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