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新闻中心 > 媒体宣传

他挺过来了,昨从ICU转入普通病房

作者: 宣传中心  阅读次数: 145 发布时间: 2017-08-01

    本报讯 刚当上爸爸不到两个月,27岁的黄东杰与死神意外交手——杭州古墩路商铺燃爆事故中他受伤严重,玻璃碎碴扎进颅脑、半边脸被炸伤、右手骨折…
  昨日,他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,从重症监护室(ICU)转入普通病房。
  他的父亲、50多岁的黄水农,从儿子入院抢救以来,一天24小时守在病房外,就为了能随时进入监护室见一见儿子,鼓励他坚持下去。
  昨日,黄东杰与钱报记者对话时,显然没有因为颅脑受伤,而影响思维。他回忆说,“那天一早,骑着电动车到一家单位面试。”意外来得太突然,以至于他都没有看到任何火光,没有听到什么声响,就被爆炸掀翻在了地上,“我当时以为是撞了绿化带或者是撞了人。”他试着站起来扶起电动车,“但电动车好像把我吸住了,现在想想可能是短路造成的。”
  朝四周喊了几声,就有一位好心人把他搀扶到了远处的阴凉处,这时,黄东杰才注意到自己的伤势,“我是医生,我能初步判断自己的情况,当时觉得伤得有点重。”黄东杰看到浑身上下都是血,他意识到自己离失血性休克不远了,身上的灼伤又让他难受,“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补液,降温。”
  黄东杰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,看到有一位路过的姑娘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,就开口向她要水喝,“如果是在过去,我无论如何不会向陌生人讨水喝的,但是没办法,情况紧急。”
  在喝下姑娘的那瓶水以及好心人送来的两瓶矿泉水之后,黄东杰保持意识清醒一直等到急救人员把他抬上急救车。
  送入浙江医院抢救时,黄东杰已失血性休克……但是他之前喝水自救,让他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清醒,对他后期脑部康复起到了一定作用。
  昨日,钱报记者看到他,右侧的脸上有四五处细细的缝线,头皮上也有五六处缝合的痕迹。浙江医院骨科赵正旭主任医师告诉钱报记者,“不算他脸上的伤,四肢上就缝合了300多针,全身4次换药。”
  事故那天,“把颅脑中的钢化玻璃碎碴取出来,清洗创口,尽力保护面神经,精准,微创缝合。”重症医学科蔡国龙主任医师说,这个最重要的手术花了3个多小时,颌面部所有软组织清创缝合恢复至原位,使术后面部瘢痕控制在最小。
  之后,重症医学科、神经外科、骨科、口腔科、整形外科、胸外科、麻醉科、营养科、神经内科、精神卫生科、医院感染管理科……来自各个科室的专家,每天对黄东杰的病情进行评估讨论,反复斟酌医疗措施。
  当第三天,黄水农走进监护室听到儿子说,从浙江医院三墩院区转到总院,“你为什么在救护车不陪着我,而是坐在副驾驶位子上”,黄水农心里暗暗高兴,他埋怨我,就说明他啥都记得,脑子没坏啊。
  虽然,目前黄东杰生命体征平稳,各方面的康复也进入了快车道,可等待他的未来不容乐观——作为一名口腔医生,右手骨折让他可能无法再做精细手术了。人生道路该怎么继续下去?“现在还没来得及想这么多,只是想尽快出院,好好陪陪爸爸,陪陪老婆、儿子。”
      记者 张苗 通讯员 王婷 郭俊
    《钱江晚报》2017年8月1日 第5版:名医馆